海南席世国窃密案纪实

作者: 时间:2008-06-12 点击数:

海南省政府办公厅原助理调研员席世国,被境外情报机构收买,从1996年7月至1997年3月的7个多月时间里,多次利用省政府某些部门保密工作和内部管理存在的漏洞,获取近百份秘密文件和内部材料,提供给境外间谍分子,从中获得美元4300元、台币14万元、人民币6600元情报酬金及其他酬物。他的行为,给国家的安全和利益造成极大危害,影响十分恶劣。

1996年6月,席世国结识了自称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境外间谍分子熊某。此后,两人便开始了频繁的交往,熊某不是请席世国吃饭,就是桑拿、按摩,关系一天天亲近起来。一天晚上,熊某请席世国吃饭时,试探道:“我那边有很多朋友想来海南寻找项目投资,但是他们对你们的政策不太了解,不知道有哪些优惠条件。为了吸引他们投资,中央或省政府的有关经济政策方面的文件能不能让我看一看?”他还谎称其舅在境外开设一家高科技公司,希望请席世国为“公司”提供政策咨询。实际上,所谓的“公司”就是境外情报机构。对于“看看文件”要求,席世国答应“去找一找”。

7月30日黄昏,熊某走进席世国的办公室。此时已是下班以后,室内没有其他人。席世国从文件柜里拿出一沓文件,熊某从中挑选10余份有关经济、税收、灾情、警备区预备役等内容的秘密文件,席世国在办公室将这些文件复印后,将复印件交给了熊某。

如此轻易、顺利,不禁使熊某欣喜万分。第二天,他便带着“成果”飞往境外。一个月后,熊某飞回海口,带来影碟机、电话机,以及美元800元,作为给席世国首次“合作”的回报。以后每次都是熊某将情报带往境外,然后带回酬金交给席世国。10月,席世国两次在办公室内向熊某提供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海南省政府有关秘密文件,熊某经挑选用相机拍摄了90张照片。这时候,席世国有了情报机构给他起的化名:莫言。

对于席世国的表现,境外情报机构表示满意,认为他“工作能力很强”,想面谈进一步“合作”事宜。按照境外情报机构的安排,席世国向单位谎称在河南老家的母亲病重,骗得15天假期,于1996年10月14日由情报机构出钱参加了旅游公司组织的旅行团,经香港赴泰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。两天后,他在泰国曼谷一家饭店内,同境外情报机构头目“杨总”、“李总”见面。他们向席世国布置了任务,要求他提供更高密级的文件,同时还交待了联系方式。

从新、马、泰回来以后,席世国更加卖力地为境外情报机构效劳。1996年11月至1997年1月,席世国多次从办公室拿出许多秘密文件,由熊某用相机拍摄了396张照片,悉数带往境外。1997年春节后,熊某从境外回到海口,交给席世国的除了厚厚一沓酬金外,还有一封“杨总”的信,用暗语要求席世国继续提供更高质量的情报。同时,为了方便席世国和熊某的工作,情报机构还提供了一笔购车款,他们用这笔钱各自买了一辆轿车。

接到指示后,席世国于1997年3月初将国务院等6份秘密文件,其中包括一份有关海南省国家安全机关年度工作总结的绝密级文件,交给熊某带回其住所拍照。

正当席世国和熊某为窃得绝密级文件而自鸣得意的时候,海南省国家安全机关根据掌握的线索,于1997年3月一举破获这起由境外和政府内部工作人员相勾结的窃密案,将席世国、熊某逮捕归案。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在席世国住处查获其私藏的40余份各类秘密文件和内部资料,在熊某住处查获他尚未带往境外所拍摄的文件底片76张,其中就有那份绝密级文件的底片。

“忽视世界观的改造,被金钱和物质所迷惑”,这正是席世国走向犯罪的根本原因。

被国家安全机关逮捕归案后,席世国仍然抱着侥幸心理,编造谎言,避重就轻,说他“只是为赚点钱,搞点报纸上公开登过的材料”,还企图掩盖在曼谷与情报机构头目见面一事。当审讯人员出示“杨总”写给他的那封信时,他见事已败露,捶胸顿足,丑态百出。

窃密活动发生在省政府机关内部,这不能不说我们思想上的麻痹、保密观念的淡漠和管理上的漏洞让敌人钻了空子。应该说,省政府办公厅从一般工作职责到具体工作制度,从“三密”文件收送、阅读、使用和管理到文件资料的复印,从文件材料归档到文件档案阅览等方面的规定不可谓不细,不周到。席世国所在的部门,也另有专人负责收文登记、文件资料整理存档工作。遗憾的是,这些规定大部分都停留在纸上,没有贯彻落实,就是那份绝密级文件,也被随意摆放在办公桌上,而被席世国轻易地将文件复印带走。

省政府总值班室本是中枢要害之地,然而,席世国竟能多次带熊某进出总值班室。不仅如此,席世国通过非法手段为熊某办理了机关出入证和车辆通行证,凭着这些证件他可以自由进出省政府办公楼。

熊某多次在上班时间到席世国的办公室,席世国周围一些人也知道熊某是境外人员。席世国月薪1000余元,却开着一辆日本产轿车。对于这些,没有一个人引起注意或者警觉,更没有人向保卫部门或安全部门反映。

其实,席世国的手段并不高明。我们有关部门、单位如果真正按制度办事,席世国那些已经做了的事情就很难或者不可能做成。如果多些留意,多些警觉,多些思考,就不难发现席世国身上的疑点并深究出问题。

如今,海南席世国窃密案的查处工作已划上句号,席世国被司法机关判处无期徒刑,其它有关人员也受到相应处理。但是,保密与窃密的斗争并不会停止,相反,伴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,综合国力不断提高,这种斗争在某种程度上势必会变得越来越激烈。

---------------摘自山东保密网

中共华中科技大学委员会保密委员会办公室©版权所有2007

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1037号 电话:(027)87790050